• 數字義烏 - eyiwu

    牛坦的傳說


    一天,東陽馬坦和義烏牛坦路過衙門,只見昏官們正在大興酒席,行令豁拳,杯盤交接,叮當作響。門外,卻等著許多要求斷事的百姓,一個個心急如焚,愁眉苦臉的。兩人看了很氣憤,決定給昏官們的酒宴加點辣味……

    一天,東陽馬坦和義烏牛坦路過衙門,只見昏官們正在大興酒席,行令豁拳,杯盤交接,叮當作響。門外,卻等著許多要求斷事的百姓,一個個心急如焚,愁眉苦臉的。兩人看了很氣憤,決定給昏官們的酒宴加點辣味。當下,兩人便裝著爭吵起來,你扯我一下,我拉你一把,一直吵到了喝酒的地方,縣官見狀慌忙鳴鑼升堂:“什么事?快說!”馬坦指著牛坦說:“他打我!”牛坦指著馬坦說:“他打我!”馬坦說:“是他先動手打我!”牛坦說:“是他先動手打我!”縣官驚堂木一拍,厲聲說:“一個一個講!”

    馬坦說:“我先說。青天大老爺,為的是幾句話。他說你是小老婆養的,我說你是大老婆養的。請老爺明斷!”

    縣官一聽,怒從心起,驚堂木一拍,叫左右將牛坦拉下去狠狠地打。牛坦不慌不忙地上前說:“青天大老爺,你沒有聽明白呢!我說你是正宮養的,他說你是奶婆養的。請老爺明斷?!?/p>

    縣官一聽,更是火了,喝令左右拉下馬坦去狠狠地打。馬坦上前一步,對縣官說:“青天大老爺,我根本沒有這么說。我說九州十八府,數老爺最廉潔,牛坦卻說,老爺最貪婪,要不,你哪來的酒肉吃呀!”

    縣官火極了,驚堂木亂拍,跳著叫將牛坦拉下去往死里打。牛坦卻直搖著手說:“青天大老爺,我根本沒有這樣說。我是說九州十八府,老爺最清明。馬坦卻說,老爺最糊涂,否則,哪有這么多的平民來告狀呢!”

    老爺氣昏了,狂叫著皂隸把兩人都往死里打。這時告狀的平民們涌了進來,馬坦掙脫皂隸的手,說:“我根本沒有說過。我說老爺是一面高懸的明鏡,牛坦,你如果不信,叫老爺審給你看看好了。老爺一定是公正廉明、清純如水哩?!比藗円埠傲似饋恚骸皩?,望青天大老爺給我們明斷!”

    昏官沒法,只得給前來的平民認真地審起案來。這時,馬坦和牛坦向著東街揚長而去,至于老爺審案是否明鏡高懸,他們就不管了。

    在這則故事中,我們可以看到牛坦和馬坦聯合起來戲弄縣官的情景。民間文學是流傳于坊間的百姓口口相傳的文學,隨著現代娛樂手段的多樣化,年輕人對這一類文學不感興趣,代代相傳、未有文字固化下來的這些鄉土文學正在慢慢地消失,挖掘整理這些民間的“活化石”刻不容緩。民間文學的創作已經到了“斷代”的關頭,它正如同許多非物質文化遺產一樣,已經后繼乏人。


    # 牛坦的傳說    {最后編輯時間:2017-09-20}

     相關內容
    巨物挺进她的娇嫩h多男一女